并发症也赔钱,原来是因为它

发布时间: 2021/2/22 11:36:11

案情简介


 2017年5月10日,多日的阴道不规则流血,和连续两个月的腹痛,让患者李某入住了云龙县某医院妇产科进行治疗。


      入院后,医生初步诊断李某的情况为子宫肌瘤。


      子宫肌瘤是一种女性生殖器官常见的良性肿瘤,多发于30-50岁妇女,重者可影响生殖、循环系统功能,严重损害女性的身心健康。


      鉴于李某的情况较为严重,云龙县某医院于2日后为李某在全麻条件下进行了“腹腔镜下全子宫切除术”、“双侧输卵管切除术”和“陈旧性会阴裂伤修补术”,将患者的子宫和双输卵管全部进行了手术切除。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李某在切除了全子宫两周左右后,又因阴道多日流液于5月29日再次入住云龙县某医院治疗。


       此次入院,医生诊断李某所患病症为:膀胱阴道瘘


       这是一种极为痛苦的损伤性疾病,是指膀胱与阴道之间形成了异常通道,表现为漏尿、尿失禁,导致女性外阴部长期浸泡在尿液中,不仅给妇女带来肉体上痛苦,而且患者也会因此而害怕与群众接近,不能参加生产劳动,从而承受较大的精神负担。


     这次入院,在进行了3个月痛苦的医院治疗后,患者于2017年8月30日又一次正式出院。


     但天不遂人愿,出院仅一个月,李某再因“尿液从阴道流出”入住昆医附一院泌尿外一科。


     昆医医生再次确诊李某的情况系膀胱阴道瘘,并为李某进行了“膀胱阴道瘘修补术”手术治疗。术后,李某于2017年10月25日正式康复出院。


维权经过


 短短半年就接受了两次手术,数度治疗让李某身心俱疲,李某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接受了子宫手术后会患上尿系统的疾病?这到底是医院的失误还是自己的原因?


在同事和朋友的建议下,李某来到了我中心进行了法律咨询。我中心接到案件咨询后,即对本案进行审查,并召开了专家论证会。论证中发现:


1.李某膀胱阴道瘘的症状系接受了子宫切除手术后才首次出现,在此之前,李某的泌尿系统并无任何病变情况;
2.李某接受第一次手术的部位为子宫和输卵管,但膀胱却因此而遭受了意外损伤。
在查阅相关文献后,我中心认为患者阴道、膀胱损伤系因手术过程中医生使用电凝刀操作不当,导致热力损伤邻近器官,属于医源性损害,医院对此应当承担责任。


● (一)司法鉴定●


      本案诉至法院后,法院依法委托云南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司法鉴定。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与我中心的论证不谋而合:
1.2017年5月12日,云龙县某医院在为患者进行腹腔镜下全子宫切除术、双侧输卵管切除术和陈旧性会阴裂伤修补术时,电灼伤致患者膀胱阴道瘘;
2.医方在手术中存在过错和失误行为,且该行为与患者后续的疾病损伤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3.但由于手术中需要打开膀胱,患者子宫腹膜反折,下推膀胱,有粘连现象,手术存在一定难度,因此建议医方承担80%的主要责任。


●(二)法院判决●


      在我中心的积极争取下,法院结合患者身体恢复状况、手术难度及院方在患者再次入院后的积极诊疗和及时诊断行为,酌情判定:


      被告云南县某医院对于患者的合理损失承担90%的赔偿责任。


律师点评


 手术损伤到邻近组织器官,在医学上也被称之为手术并发症。


 并发症在司法鉴定中存在两种情况:一种是不可避免的并发症,如手术出血等;另一种是可以避免的并发症,正如本案。


      本案的手术对象是子宫,手术医生如果在操作中注意保护膀胱,保持电凝刀与膀胱之间的安全距离,则患者的膀胱损伤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因此,如果患者发生了手术并发症,那么医院有可能会承担相关责任。除非该并发症在正常诊疗中无法避免,并且医院在出现并发症后对患者进行了正确及时的处理,那么医院才有可能避免承担责任。


      需要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并发症的类型以及并发症处理是否及时准确,医院的意见并不完全正确。只有专业的律师团队在进行了合理研究和调查以后,才能够帮助患者精准分析,从而进行有效的抗辩与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