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57万!医院误诊致新生儿出生8天丧命,如何维权?

发布时间: 2021/2/22 14:19:23

医院误诊,将脑膜炎当发烧治


      2018年1月26日,产妇王某入住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某医院,后顺产一名女婴。4天后,这名女婴因“新生儿黄疸”转入儿科治疗。转入儿科后,女婴出现腹泻、哭闹、全身皮肤及巩膜黄染等症状。


       在家属的要求下,转入文山州某医院进一步诊治,但女婴在住院期间情况并无好转,经抢救无效于2018年2月3日宣布临床死亡


       经鉴定,女婴死亡原因系化脓性脑膜炎致中枢性呼吸衰竭及感染中毒死亡


      女婴父母认为麻栗坡县某医院以及文山州某医院在向女婴提供诊疗服务的过程中未尽到注意及相应的诊疗义务,误诊误治存在明显的过错,并由此造成了女婴死亡,遂将两医院诉至人民法院,要求医院赔偿


       麻栗坡县某医院辩称:女婴入院脑膜炎症状不明显,其作为二级医院诊疗水平有限,已尽到相应的诊疗义务。且女婴在接受治疗过程中,原告要求转院,从原告离开我院到文山州某医院住院治疗近10个小时,该过程也在一定程度上耽误了女婴的治疗致病情加重,因此原告对本案的发生也存在一定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转院风险


      文山州某医院辩称,女婴所患疾病难于诊断和救治,本院只应在本案中承担10%的责任


法院判决:两家医院赔57万余元


       法院依法委托昆明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医疗损害责任鉴定,鉴定意见为:

       麻栗坡县某医院为患儿提供医疗服务过程中有过错,过错为:
医方在为患儿发热及腹泻病程中,病情观察不细致,相关体格检查及辅助检查不完善,诊断不明确,无病因治疗。医方自患儿开始发热至2月2日转院期间,给予止泻及反复物理降温处理,体格检查及辅助检查不完善,患儿发热及腹泻病因不明确,病程中医方对患儿诊断不明确,无病因治疗,致患儿诊断及治疗延误,与患儿死亡之间有因果关系。鉴于患儿患化脓性脑膜炎,引病隐匿,缺乏典型症状和体征,诊断存在一定困难,转院后病情进行加重并死亡,建议麻栗坡县某医院承担主要责任,过错参与度建议为60%-70%

      文山州某医院为患儿提供医疗服务的过程中有过错,过错为:医方在患儿首次就诊时病情评估不到位,相关检查不完善及治疗不及时。首次诊疗过程中,医方对患儿体格检查不完善,未进行相应辅助检查,诊断不全面,未给予相关治疗,文山州某医院的过错致其诊断及治疗延误与患儿死亡之间有因果关系,建议承担次要责任,过错参与度建议为20%-30%


     法院认定麻栗坡县某医院承担60%的过错责任,文山州某医院承担20%的过错责任,原告方自行承担20%的过错责任


      法院判决被告麻栗坡县某医院赔偿原告428951.16元,被告文山州某医院赔偿原告142983.72元


法律讲堂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孙迪:


       医疗侵权不同于一般的侵权纠纷,其非常受限于专业性,因此绝大多数的医疗案件都需要进行医疗损害鉴定才能够判断医疗机构的诊疗活动是否存在过错,是否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同时因为患者病情变化需要转院治疗,可能会存在多个侵权对象,为了避免侵权对象之间互相推诿的情况发生,我们建议在进行司法鉴定时,将多个侵权对象的诊疗行为一并作为鉴定事项提交,在明确过错的同时将侵权对象的参与度予以确定,这样不仅能最大限度的还原事实真相,而且还能让法院综合评定患者病情特点、医院的医疗水平、过错程度等,从而确定合理的赔偿责任